戏剧影视表演教学中“可操作性”人才培养方略

戏剧影视表演教学中“可操作性”人才培养方略

中国现代戏剧文学发展的几点思考

摘 要:中国戏剧的发展经历了坎坷的岁月。可以说,戏剧是在中国的诗歌、小说等文学体裁慢慢成熟之后才开始进行逐步的发展和壮大的。当然,中国的戏剧也从诗歌小说当中汲取了非常丰富的养分,在其他文学体裁的帮助之下,中国戏剧有了更加完善的发展。而中国现

摘 要:培养民办艺术院校中戏剧表演人才不难,但是要培养综合能力强、实践能力强,适应社会需求的复合型人才就是一个值得思考的问题。从几年来的教学经验中可以看出培养具有“可操作性”的人才,是戏剧影视教学的关键。
  关键词:表演教学 可操作性 人才培养
  
  进入二十一世纪以来,我国各种高职院校遍地开花,可谓五花八门。而所有高职院校几乎都提出一个“培养可操作人才”的办学宗旨。这从客观上反映了我国各条战线飞跃发展的现实对教育战线提出的人才需求。
  艺术教育也不例外,尤其像我们厦门演艺职业学院这样以培养普及型演艺新人为己任的职业学院,创办伊始便提出了系列办学理念,为学院的办学特色,作了坚实的铺垫。
  戏剧影视系更不例外,其专业教学以表演为主,我们清醒地认识到,在福建以及周边省市没有几个剧团,也没有制片厂的演员剧团,但各处都设有青少年宫,文化馆,群众艺术馆,各市都有电视台,那里大量需要采、编、演、播人员……这些,该是我们毕业生的主要去向,当然还有许多想象不到的新时代生活衍生出的行业有待我们的学生去“创业”。
  面对这一现实,我们深思:
  什么是我们这个专业的“可操作能力”?
  在培养学生可操作能力的教学过程中,理论与实践是什么关系?
  在这种教学过程中,基础课与半成品和成品教学是什么关系?
  严谨的表演教学科学规律与探索新的教学模式间的对立统一关系该如何拿捏?
  这些问题即是困扰教学的症结所在,也是指导我们摸着石头过河的一个个“拐点”。
  如果说2002级开课伊始,面对上面四个方面的问题我们还处于朦胧的探索中,那么到了2005级,我们已能自觉地,有的放矢地拿出新方案,趟出新路子。我们不以为2005级教学道路是唯一科学的、正确的,但实践证明它是健康的、可行的。因为它的出发点,是按我院的教学理念,培养的具有“可操作能力的艺术新人”,其成果确实体现了这一要求。
  2005级入学时,学院已经创办三周年,第一批毕生生(2002级)已经完成全部教学过程。在总结2002级教学的基础上,对我院教学理念做了深入的认识和研究,有了从感性到理性的认识飞跃,从而悟到了职业教育的特点,自觉摸索规律。
  一、深悟教学理念
  我们体会到“职业教育,贵在实践;一专多能,全面发展;深挖潜质,育人为先。”在这种认识的指导下,对三段体的教学模式,抓如下特点:抓住主导,浓缩教案,科学分切,以人为本,在学生心里种下真、善、美观念的种子。
  二、基础课新解
  马克思主义认识论指出:实践、认识、在实践、再认识,循环行复,以至于无穷而每一次循环,都在认识上升华一个台阶。于是我们对表演艺术诸元素进行科学分切,抓住“动作”这个主体,拉出规定情景――动作――情感――交流这条线。不求多,但求精,求真、务实。同时,明确提出:本教室杜绝毒品,远离犯罪,使每一个从生活中挖掘出的作业都要成为“和谐春风中的小雨点”,让这些真、善、美的和风细雨,滋润每个人的心田。三年来,一直坚持这条信念。
  六十年来,在表演教学战线上,向来存在两种倾向:一种倾向认为基础课异常重要,因为这是“开坯子”的过程,也是给学生打下坚实基础的过程。因而,大量的理论阐述和作业,压得学生喘不过气来。其实,重视基础教学,这没有错,关键是有些教师潜意识中在这正确认识的背后,是设法把学生压服,压老实了,压得规规矩矩好做老师的橡皮泥,由老师把这些橡皮泥捏出小动物来。
  另一种倾向,打着表演艺术是实践的艺术的旗号,在学生入门时就“实践”成品教学,手把手教戏,教“经验”。无异于作坊中师傅带徒弟。其结果,是业余教师业余徒弟,毕业出去的,大部分是只知皮毛二无真才实学的半成品。
  我们尝试,在精编了的基础教学过程中,将学生引导到“我们永不当匠人,要做创作者”的培养。教师的天职,就是给学生插上翅膀,让他们随时站在创作的起跑线上,力求教学上“举一反三,以一当十”。
  例如:新同学屈晓维,在基础教学过程中,她朗诵了一篇散文《打给天堂的电话》。文中说一个失去母亲的女孩,只身闯到南方打工,中秋到了许多同伴都给母亲打电话报平安,勾起了他思母之情怀,于是她走在街上,看见一个卖报老者的报摊上有部公共电话,她上前搭话,想用公用电话,老者边看报,也答应了,并打开了计费器。女孩拨了电话,欢欢喜喜的跟妈妈讲了自己的生活如何如意,伙食还有肉吃,让妈妈放心,自己多注意身体等等。当她前去缴费时,老者才发现,计数器认为零,说明女孩并未打通。老者狐疑之下追问女孩儿,女孩儿道出了真情,她妈妈已故,看别人都跟妈妈打电话,自己也想跟母亲说说话。老人感慨颇深,说她这是打给天堂的电话,并让他想打电话就过。
  作为初学者,屈晓维将这篇段位处理的质朴且情感充沛。但她并未预料到,这篇小短文已经具备了足够的戏剧性。考虑到她的理解能力以及表达感受的能力,教学小组决定,以此为例,将该班的教学顺势引向一种境界――鼓励同学潜质全面开发,引发学生自主创作的能力。从以下几步完成这例教学:
  首先启发、诱导屈晓维将这篇短文朗诵道至善至美的地步,从情感的传达到朗诵的技能技巧,乃至发声、换气,都达到完美的地步。
  当朗诵作品达到满意的程度,在班内进行点评,让同学们都感受到作为朗诵作品,屈晓维同学已完成了这段教学任务,有质的提高。
  与此同时,在班内向屈晓维同学提出一个建议,让她将一个人的朗诵作品,改成可以由两个人演的戏剧作品,并请班内一个同学与她共同完成这一创作、排练、演出任务。其实,这一做法是向全班同学放一把火,告诉大家,你们不仅学表演,首先也要学会改编、构思、一度创作,并鼓励同学们踊跃参加创作,下课要看。
  其实,此时教师已经构思好了一个新的“打给天堂的电话”短剧,但藏而不露,在下一次课上,看来有另一男同学参加(扮演老者)的戏剧版“打给天堂的电话”,应该说两个同学都完成了本课堂的任务,即将朗诵作品改成戏剧形式。但仅只完成了短文的表面内容,而可以发展的内涵,还未得到开发,于是转入更深入得阶段。
  这堂课,在全班同学在场的前提下,由教师向参加创作的两个同学,提出一个“个人思维”、“行动过程”,主要是把男同学扮演的老者,从“配搭”的位置上拉下来,变成一个有阅历、有隐痛的,一个可以和打电话的女孩“相互动作”的活生生的人。最后变成了以下的戏剧版“打给天堂的电话”,女孩打电话,老人被女孩的天真、幸福所吸引,当他发现长途电话并没有接通时,孩子说出真情。老者惊叹之余,黯然伤神,恰又被女孩发现,女孩出于善良的天性,试问老伯:“您怎么了?您……也没有孩子?”老人感慨多多,强忍住悲情告诉姑娘:“我有……两个,都大了。一个在南方,一个在国外……,我,多希望也能听见你打的这样的电话呀……”,老人哽咽了。女孩劝老者说:“他们都忙,会给您打电话的。”一边飞快地看着电话机上的号码,并写在手上,女孩走了。一会,老人的电话响了,那边传来女儿清脆热情的问候,老者幸福地答应着,放下电话,静静地流着热泪。
  真的是女儿打来的电话吗?还是那个女孩子用别的电话打给这个孤独的父亲的?那已经不那么重要了。
  “打给天堂的电话”,仅是2005级起步阶段的一例,但它起到的,不只是创作一个作业,而是为该班教学铸了块模板。而屈晓维同学本人在各阶段学习中都很认真。毕业时,她参加了三个大戏的角色创作:在“和天使在一起的20分钟”中扮演苏联劳动妇女;在“十五桩离婚案的调查剖析”中扮演白茹君;在“苦海・360”中创作了王医生这个角色。毕业后,在漳州电视台做了较长时间的编导,同时承担了儿童启蒙教育。后来回厦门,一边给孩子上小主持人课,一边参加大学生戏剧社的导演与演出工作。因受文化程度的影响和生活积累的局限,她还算不上是个“打手”,但其创作能力的养成,和在校三年的学习实践是分不开的。
  三、片断教学十分关键
  片断教学,是从基础课教学中,学生自选生活题材,自己进行一、二度统一于一身的创作状态转向二度创作的转化过程。这一过程十分关键。我们把握现代学生知识面不宽,对剧本了解的更少的情况,要求:打开眼界,因材施教,抓好二度创作环节,深入实践真、善、美观念。这期间,组织同学阅读大量的剧本,选材上要求贴近生活,由现代到远古,由一般剧目到经典剧目,都选那些和今天社会生活息息相关的,对真、善、美有明确态度的作品。
  比如,最先探索二度创作要点的,是将多媒体话剧剧本“赵一曼”交给全班同学,根据本人的条件与爱好,选取片断进行二度创作,之后选取不同时代,不同国度以及不同风格样式的剧作,作为片断教学的教材。例如《保尔・柯察金》、《霓虹灯下的哨兵》、《欲望的旅程》、《雷雨》、《日出》、《原野》、《家》、《骆驼祥子》、《复活》《可爱的叶莲娜・希尔盖耶夫娜》、《瓦萨・日烈兹诺娃》等等。这些作品,不少都在外学院演出,为了与舞台演出相衔接,在片断教学阶段,还选了一些小戏、小品,教学排练后,几度在社会不同场合演出。比如小品“手机”、“招工”、“上课下课”,短剧“祝节日快乐”,演出很受欢迎。实质上,是把课堂提前送到舞台上,送到观众面前,让观众来参与课堂。
  正因为片断教学阶段做到因材施教,同学们打开了眼界,二度创作的各环节有了扎实的实践,使同学们体验到表演创作的艰难与快乐,无形中调动了学习积极性,才有了排大戏过程中的壮举。
  四、创造完整的演出形象
  从实际出发,科学安排时、空、人三维因素。在实践中,全面培养人、锻炼人。七台大戏的实践,使学生成为“富翁”。
  由于前两段教学选材得体、方法得当,燃起学生的创作热情。当转入大戏排练(即创造完整的演出形象)阶段,班集体呈现出一派团结、向上的气氛,学校热情很高。
  第一轮剧目,选取苏力著名剧作家万比洛夫的代表性剧作《外省轶事》。万比洛夫承袭了俄苏文学两位巨匠果戈里、契诃夫的艺术特色,成为上世纪八十年代世界知名作家。《外省轶事》包涵两个独立成章的剧作――《密特朗巴什事件》和《和天使在一起的20分钟》。啷个剧目从不同视角,关照社会转型期,人在道德、伦理诸方面的变化,在荒诞不经的喜剧背后,隐藏着叫人惊心、流泪的悲剧本质,同学们一上手就产生了强烈的创作欲望。此外,尚有四位女同学未能纳入剧中角色,按一般方法,排几个AB制解决了。考虑到同学们要在平等条件下学习、竞争,这一轮又找到了法国轻喜剧《别墅出让》,立即投入排练。创造了一个班同时排练三出戏的记录。由于精打细算我们的时间、空间和人员,大家学习热情高、效果好,形成了无形的竞争局面。
  因为第一批剧目的荒诞,喜剧因素,同学们很快放开手脚,排练工作顺手、愉快,进度顺利。乘着这一好势头,第二批剧目,选择了按布莱希特样式创作的探索性剧目《十五桩离婚案件的调查剖析》。其余人员选到了属于行业戏剧性质反映税务战线生活的《第五天神》。这两出戏以不同的风格样式,从不同的角度,反映我国改革开放以来众生相真、善、美与假、恶、丑现象相对存在于剧中,都极富现实意义。
  当时主管教学的院长指示,这两个剧目较为成熟,第五学期加加工,作为该班毕业剧目。但当第五学期(2007年下学期)开学后,同学们不满足已有的一切,要求排新戏的势头不减,于是定了排演《地质师》和《偷渡》的任务。工作开始后,《偷渡》剧组演员集体提出异议,指出该剧不符合真、善、美格调,有些太低俗的东西,同学们难以接受。教学组听了同学们的陈述,非常高兴,非常感动,因为我们的学生经过两年的学习,文学品味高了,美学格调高了,并能自觉地、无畏地抵制低俗,追求高雅,这比什么都重要。我们当时肯定了同学们的拒演行为,表扬了大家的美学追求,同时商量可不可以改?指出此剧减去什么,加上什么?并提出明天再读剧本。教学组连夜修改了剧本,并根据同学们的人数、性别,改写、加写新角色,使得人人有创作任务。果然,学生们不仅接受了剧目排演任务,而去神采飞扬地投入了创作活动。
  这一组《地质师》是诗化现实主义的典范;《偷渡》修改后,剧名改为《苦海・360度》采用意大利现代戏剧之父皮兰德娄的演剧观念――戏中套戏,巧用面具,充分体现戏剧假定性特征。
  两个戏的创作、演出,同学们在专业技能及素质修养上,都作了一次冲刺。尤其在岛内外演出过程中,班集体出现了团结、拼搏;角色创作、舞台工作及装、拆台,运景及舞台管理,同学们当仁不让,整个毕业演出过程中,没出现任何大小事故。创作有了质的飞跃。
  有了七台戏的教学排练过程,我们05级师生无意中创造了个毕业奇迹――艺术教育有史以来,没有哪个三年制院校有七个大型剧目的教学排练并演出的记录。我们厦艺表演系05班是怎么做到的呢?我以为:不是教师强拉着学生走出来的,而是学生的创作热情推着教师向前走。作为教师,我们则暗地里对学生进行心灵浇灌,为他们配上一副眼镜,让他们学会辨认生活中真、善、美和假、恶、丑,给他们一颗有爱的颤动的心灵。比如,学生多有的表演作业都有剧照,选较好的放大、装框,挂在教室中,让他们每天可见,所有教学阶段都进行录像、刻碟,在课堂上回放给他们看,这样做不仅可以让学生照照自己,利于改进。而且可以让学生及早适应镜前表演。这些看似小事,都为了一个目的――增强学生的荣誉感,增强他们的信心,让他们成为富翁,成为能直立行走的,也就是会操作的人。
  我很欣赏苏联大戏剧家,艺术教育家斯坦尼斯拉夫斯基的一个论点,他认为导演不是教出来的,而是为他们创造一个环境,把学生领到起跑线上,在这个环境中自己把自己变成为导演。演员的培养难道不也是同样的道理吗?
  在2005级的毕业演出过程中,我看到,全班两个剧目的整个演出组织运行,都有杨明明等几个同学组织、实施,而全班同学的一切行为都凝聚在这次演出行动中。再如,学院要求每个毕业生都要写实践总结。作为教师,我只提出,要回忆教学过程中教师提出的系列理论论述,同时读点有关的理论文章武装自己。然后从七个大戏创作演出过程中的真实感受出发,写出真实的心得、体会。结果,全班同学从表演学的不同角度写出文章。看着这些文章,我感到是自尊、自强的向上精神,促使他们自己地做这件事,而这一切都是他们的年轮,是他们成长的印迹。
  从毕业于该班的杨明明为例,这个学生前来报到时已是中共预备党员,政治思想上比较成熟,很快便成为班级里几个核心人物之一,加之自己学习努力,关心爱护同学,深得同学们的喜爱。尤其进入片断教学以后,他主动排练几出小品小戏,演出的喜剧氛围和我院快乐教学主张一拍即合。自然地,他和几个同学成为教师的助手,他参与的片断、小戏……都作为小导演参与其中。大戏排练阶段,在《地质师》中她创造了刘仁这个形象,同时也成为该剧组的召集人。他参加《十五桩离婚案的调查剖析》的排演,扮演千面人,扮演了形形色色的离婚者,从表演上得到了很大的提高,在万比洛夫的《和天使在一起的20分钟》的排演中,他除了扮演农艺师(即天使)外,还参与了该剧综合艺术方面的创作、操作。在《苦海・360度》的创作过程中,他扮演蛇头船老大,给人留下很深的印象。在毕业演出的七台戏中,舞台布景结构,灯光音响效果的设计、制作、操控,大都有他负责,成为老师的得力助手。对外演出后,联系剧场、车辆、船运、汽运、装台、对光、拆台、装车等等,他都成为教师的主要助手。与此同时,学院又交给他许多与社会沟通的工作,比如去消防队辅导,去派出所、部队、文化馆等处辅导、演出,使他很快地融入厦门社会。留校后,从教学理念的践行,艺术审美的把握,到各种教学手段的运用上,他都做到能想会做,自己动手,解决教学所需的音乐与音响、灯光与特效、摄影与录像、电脑制作等诸多问题。同时他还积极融入社会,参加厦门市团委和青少年宫合办的重点剧目“飞扬的队歌”的演出,将教学扩展到市文化馆的戏剧工作场,并积极与部队合作,筹备将教学引进到基层连队。这就是2005级的杨明明,他看上去不怎么会弄“玄”,像个草根艺术家,但他懂得艺术离不开自己的时代,他懂得艺术应该服务于自己的时代――用眼泪和着笑声。
  总之,不断改进教学机制,为彻底实践本院特色教学理念,发展边缘性艺术样态,使多种艺术媒体进一步溶入演出而不懈努力,这是永久要为之努力的课题,其目的只有一个――迎着民族崛起时代的到来,迎着海西经济建设和随之而来的文化建设大潮的到来,培养敢在潮头弄潮的文艺新人。◆
  
  作者简介:
  陈力:厦门演艺职业学院戏剧影视表演系主任,国家一级导演,中国戏剧家协会会员,中国话剧研究会会员。曾任黑龙江省戏剧家协会理事,哈尔滨剧协副主席,哈尔滨市文联副主席,哈尔滨话剧院副院长。

小议我国戏剧文学面临的发展困境

【摘要】随着市场经济的发展和以电视网络文化为代表的大众文化的兴起,曾经辉煌一时的中国传统戏剧艺术在当代遭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冲击,使得当代戏剧文学发展步履维艰。毋庸讳言,当代戏剧艺术发展正面临困境,其前途和命运、前景和机遇都受到了挑战,本文就此

点击这里复制本文地址 以上内容由学禾论文工作室整理呈现,本站内容均由爬虫搜集,如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