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议我国戏剧文学面临的发展困境

小议我国戏剧文学面临的发展困境

戏剧文学文本叙事学的理论构成

内容提要 讲故事作为一种文化行为,离不开讲什么、谁在讲、怎么讲这三个问题。相应地,戏剧文学文本叙事学由三个部分构成:一是故事与文本,故事与文本的差距和变化是戏剧叙事学重点讨论的对象之一。二是叙事者,即讲故事的人,叙事者是内容与完成内容之间的

【摘要】随着市场经济的发展和以电视网络文化为代表的大众文化的兴起,曾经辉煌一时的中国传统戏剧艺术在当代遭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冲击,使得当代戏剧文学发展步履维艰。毋庸讳言,当代戏剧艺术发展正面临困境,其前途和命运、前景和机遇都受到了挑战,本文就此进行了简要探讨。
  【关键词】戏剧文学;艺术;盲目化
  
  我国戏剧发展到今天,取得了不小的进步,但也遇到了一些障碍,产生了严重的生存危机。笔者认为,阻碍当代戏剧艺术发展的原因很复杂,从外部看,是经济科技文化环境的变化,从内部来看,是由于缺少优秀的原创剧本。具体表现在以下几点:
  (一)剧本内容浅薄单一,缺乏艺术创新能力和深刻的思想性
  1、戏剧作品内容浅薄单一
  当今社会是人类有史以来生活最丰富的时期,为作家提供了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创作素材。但由于政治与商业等因素的干扰,剧作家们普遍急功近利,心态浮躁,不能真正深入生活,以致于创作的绝大部分作品题材单一、内容浅薄。他们的作品,要么是“命题作文”,要么是社会热点;重故事而忽视人物性格,重道理而忽视心灵感觉,没有厚积博发的生命体验,没有打动人心的艺术力量。一些作家,今天写反腐败,明天写社会公德;今天写先进人物,明天又写邻里纠纷。人们难以从他们的作品中看到纷繁复杂的生活和心灵深处的情感世界,更不可能期望他们写出常演不衰的经典剧目和具有典型性的人物形象。
  主流戏剧作品一直是近年来出现最多的一类作品。因为,从事主流戏剧的创作不仅没有任何政治风险,而且容易得到政府资助,进京演出,还可能获得大奖。从事主流戏剧创作,不仅有利于作者及作者所在的单位,而且能够成为当地政府的政绩。
  撇开现代戏剧的黄金时期不谈。就是当代,上世纪70年代末,曾经出现一大批优秀的社会问题剧。80年代也出现过一大批优秀的探索戏剧。可90年代以来,原创剧目不仅在数量上大幅度减少,在质量上也严重下滑。我们不仅不敢期望出现《雷雨》、《日出》、《茶馆》、《推销员之死》和《贵妇还乡》这类优秀剧作,就连能被搬上舞台的剧本也难得一求。
  在07年,为了纪念话剧诞辰百年又无原创剧目可演的情况下,仅上海话剧艺术中心等大剧院就不得不引进外国话剧达50余部。因此,要摆脱戏剧危机,剧作家首先必须创作出一批优秀的原创剧目来。
  2、作品缺乏创新能力和深刻的思想精神
  由于没有大的视野、大的智慧以及艺术创造主体性的丧失,当今戏剧家普遍失去了艺术创作必需的灵性与活力。戏剧界很难再出现曹禺、田汉、郭沫若这样的剧作家,洪深、欧阳予倩、焦菊隐、应云卫这样的导演以及石挥、唐若青、金山、朱琳这样的演员。现在虽然有很多戏剧戏剧在从事戏剧艺术活动,但既没有对社会人生的批判精神,也没有艺术的探索创新精神。他们的作品要么屈从于政治,只有对现存秩序的简单认同;要么商业化经营,哗众取宠地只为取悦观众。公式化、概念化成了它们的创作方法,假、干、浅是它们的共同特点。为了争取观众,他们只会变化形式,写小情调,玩小聪明,戏剧艺术再无以前的思想光辉和艺术魅力。所谓现实主义先锋艺术也远离了生活的疾苦和百姓生命的悲欢,成了少数导演个人技艺的展示。
  这些年,充斥各种艺术节、戏剧节的剧目大多数取材于各种政治问题和社会热点:如反腐倡廉、工人下岗、科技建军、民族团结等。这类作品,只有对社会现象新闻报道似的描述,没有个人的思考和创造。没有大气的作品,小的视角同样可以写出优秀的剧本。但当今的剧作家们也写不好小题材。过士行的“闲人三部曲”:《鸟人》、《棋人》和《鱼人》被评论界认为是20世纪90年代戏剧创作上的重要收获。这三部作品虽然探索勇气可佳,但在某种程度上却只是作者某种个人思想观念的展示,看似深刻,其实肤浅。作者想超越而结果又无可超越,仍然停留在原来的水平上,无法与80年代的先锋戏剧相比。
  一部戏,无论你把它搞得如何热闹,如果没有文学作为支撑,其寿命绝不会长久。有的导演以为创新就是打破已有的艺术规范和否定传统的艺术经典。这其实是一种误解。真正的创新是在遵守传统的艺术惯例和艺术规则的前提下进行适度的变化。这种创新才能被大多数观众理解。即使是先锋实验戏剧,也必须尽量争取更多的观众理解。因此,纯粹的标新立异并不是创新。真正的创新需要在吸收传统艺术精华的基础上,进行诗意的创造。想靠耍小聪明,玩小手段创新,永远是少数人的梦想。
  当今的现实生活为我们提供了无限丰富的创作资源。只是,我们的剧作家没有文化艺术能力把它们创造成艺术作品搬上舞台。他们想从历史题材中创新,但没有能力从中找到与当今对应的时代本质。他们想写现实,但又往往流于日常生活现象的描绘。因此,无法创作出优秀的作品来。
  当今的剧作家似乎普遍缺乏深刻的思想和艺术想象能力。他们不论写历史还是写现实,都容易被生活的细节遮挡住艺术视野,总是与生活站在同一纬度,无法创造出给人美的享受的作品。其实,无论现实题材还是历史题材,在真正有创造能力的剧作家那里都可以写出优秀的剧本来的。真正的优秀剧本,既不是将生活原样搬上舞台,也不是用先行的思想概念去选编、拼贴已有的材料,而是作家用自己的主体生命消化生活,在自己艺术积淀的基础上的创造。
  (二)对当代戏剧认识的盲目化
  当下戏剧进入了一个什么时代?这个时代有些什么特点?戏剧界的认识是不一致的。例如,大制作戏剧出现之后,一边是批评之声不绝于耳,一边是许多剧院(团)迅速地跟进,出现了一批大制作戏剧。不否认大制作戏剧的艺术质量参差不齐,对此提出的批评也有其合理性。但是,因此而完全否定戏剧的大制作,也是不符合戏剧界的创作实际的。这实际上反映了戏剧界对当代戏剧发展的认识存在着盲目化的倾向。我也不赞成现在就是要搞大制作戏剧的说法,似乎现在就是大制作戏剧时代。这是因为它也同样不符合戏剧界的创作实际,除了大制作戏剧,我们还有很多低成本、小制作的戏剧,并且其中有不少在艺术上是不可多得的精品。所以,相信当代戏剧实际上已经进入到了一个戏剧工具革命的时代。这个时代有其自己存在的理由和特点。
  首先是时代的进步,飞速发展的高科技给我们的戏剧家提供了很多新的戏剧表现手段。戏剧不可能停留在一桌两椅的舞台形式上,也不可能停留在低成本、小制作的舞台形式上,因为有更好的舞台呈现形式,有更新的戏剧表现手段,真正的戏剧艺术家是不可能拒绝它们的,而当代戏剧观众更不可能迷恋于陈旧的舞台,他们肯定会被高科技带来的崭新的舞台表演所吸引。其次,高科技提供的新的戏剧表现手段,不仅仅给舞美带来革命性变化,而且也必然会给整个戏剧艺术带来革命性变化。诚然,现代高科技首先给舞台提供了崭新的舞台装置:灯光、布景、音响设备等等,从而推动了舞美艺术的向前发展。
  戏剧艺术是一门综合艺术,所谓牵一发而动全身,舞美革命必然促进导演、表演以至编剧等的革命性变化,由此,推动了戏剧艺术的全新发展。显然,这是由工具革命带来的戏剧发展,它和以往由思想观念和艺术观念的变化所带来的戏剧发展是不一样的。
  这里并不是要否定观念革命的作用,我只是说,现在是不是工具革命已经被提上了日程?如果我们对此的认识存在着盲目化倾向,那么,这个时代很可能就淹没了许多戏剧人的努力。近年来国内戏剧创作实践似乎已经证明了这一点。戏剧人跟上这个时代,他们的戏剧创作成功率就很高,否则就容易碰壁。其实,工具革命也好,观念革命也好,它们都是推动戏剧向前发展的一个动力。现在为什么都选择工具革命这个东西,除了高科技发展带来一种可能性,是不是出于一种集体无意识?那就是面对高科技在戏剧中的应用,如果自己不用而别人在用,岂不可惜,岂不错失良机?于是,越来越多的戏剧人选择了工具革命。事实上,如果我们现在还是坚持以前那种一桌两椅的戏剧舞台,肯定没有那么多人去看。
  
  (三)文学与戏剧艺术脱节
  在所有文学体裁中,剧本创作难度最大,对作家要求也最高,因此能够创作剧本的作家本来就不多。在戏剧艺术市场化后,由于剧作家待遇差,剧本发表难,稿费低,再加上写出的剧本如果不能上演就等于无用劳动,从事剧本创作的人就更少了。因此,许多戏剧院团由于没有优秀的原创剧本,要么不停地搬演外国名剧,要么复排重排名家经典,要么就改编小说名著。在这种情况下,戏剧文学的衰微和戏剧家的缺失就成了不可避免的了,所谓的戏剧活动也只剩下物质性的技术活动。
  20世纪被称为导演的世纪,导演代替了剧作家,占据了戏剧艺术的中心地位。在这种国际背景下,从上世纪90年代以来,在我国戏剧界,剧作家也被边缘化。一方面从事剧本创作的人越来越少,一方面这少数剧作家又逐渐被边缘化。他们创作的少量剧本也被导演们随意非文学化地处理。有些所谓先锋导演,没有严肃的艺术追求,为了迎合观众,不仅随意处理剧本,有时根本就不要剧本。面对别的艺术家的批评,他们也毫不在意。一位导演为自己辩护说:“我本就是草根,做的是通俗易懂,我们甚至不追求一个多么完整的本子。”因此,当今观众看到的话剧,情景化和技术操作往往占主导倾向,不要说以文学为支撑,就是文学意味也很少。
  当今上演最多的主流戏剧倒都严格按照剧本演出。但不论其内容是反腐败,歌颂先进还是社会热点。虽然都有剧本,但不能说有文学。这些剧目的思想也许与主流意识形态完全一致,舞台美术也许豪华艳丽,故事也许就是我们生活中的,但却没有文学。因为这些剧本往往有故事而没人物,有庸俗的思想而缺乏真实的情感。文学在这些剧目中同样处于附庸地位。
  (四)结束语
  由于剧作家对当代戏剧认识的盲目化,创作的剧本内容浅薄单一,文学和戏剧严重脱节,缺乏艺术创新能力和深刻的思想性,使我国戏剧文学面临严峻的发展困境。因此,戏剧艺术从业者要认清形势,找出发展障碍根源,把握戏剧历史走向,发展繁荣我国当代戏剧文学。
  
  【参考文献】
  [1] 彭奇志. 当代戏剧现代性的障碍[J]. 上海戏剧 , 2003,(04)
  [2] 朱寿桐. 论走向终结的当代戏剧[J]. 文艺争鸣 , 2005,(03)
  [3] 陆军, 荣广润, 高义龙, 夏写时. 四教授谈戏剧现代性[J]. 上海戏剧 , 2003,(07)
  [4] 朱寿桐. 论走向终结的当代戏剧[J]. 文艺争鸣 , 2005,(03)
  作者简介:
  张敏,(1976--),女,贵州遵义人,贵州师范大学08级古代文学,研究方向:唐宋文学

“2017少数民族文学戏剧改编培训班”在京开班

为进一步贯彻落实党的十九大精神和习近平文艺思想,培养更多少数民族戏剧编∪瞬牛 12月27日,由《民族文学》杂志社和中国艺术研究院戏曲研究所举办的“2017少数民族文学戏剧改编培训班”在北京开班。中国艺术研究院院长、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

点击这里复制本文地址 以上内容由学禾论文工作室整理呈现,本站内容均由爬虫搜集,如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