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爱美”在美学教材中的普遍缺失

“父爱美”在美学教材中的普遍缺失

美学论文来源未知2019-10-01 19:18:02250A+A-

现当代西方美学中的审美观对中国传统绘画的影响

摘要:本文从近现代西方与东方、现代与传统的美学的碰撞与融合中,通过中国现代绘画的发展历程去探寻西方美学审美观对中国传统绘画的影响。并让众多绘画者开始思考并探索,如何能让中国源远流长的传统绘画与时俱进,融入国际主流文化的大

  当下的美学 教材普遍体现出过于理论化的倾向,以至有些脱离实际。长期以来,我使用的是朱立元主编的《美学》(修订版),该书2001年出第1版,2006年出第2版。全书包括六编,第一编是“导论:美学学科与美学基本问题”,大体上是全书的总论;第二编是“审美活动论”。该教材把审美活动视为美学的研究对象,并厘定其二要素,即审美主体与审美客体(或审美对象)。由审美客体引出第三编“审美形态论”,由审美主体引出第四编“审美经验论”。这三编构成了美学的内部问题。第五编“艺术审美论”和第六编“审美教育论”分别是美学与艺术学的交叉学科,以及美学与教育学的交叉学科,属于美学的外部问题。整体而言,该教材由总而分,体系严谨。但对现实生活中的美学现象缺乏必要的关注,比如自然美、人体美、社会 美、科技 美等均处于空白状态,只有艺术美得到了着力的体现。这显然是不均衡的。


  最近使用的马工程 教材《美学原理》(高等教育出版社2015年版),除导论外包括十一章,该教材中的有些观点比较陈旧,如第一章是“审美的本质”,事实上美的本质论这种静态主义观念早已被审美活动论取代,该教材仍处于从审美本质向审美活动的过渡状态,既想用本质界定美,又引入了审美活动,如第二章是“审美活动经验”,这就使整个教材显得莫衷一是。更主要的问题是该教材未能形成一定的体系,章节安排凌乱,缺乏内在的逻辑。如第三章是“形式美”,第四章是“技术美”,第五章是“社会美”,第六章是“自然美”,第七章是“艺术美”。编者显然是不懂邏辑学的,从第四章到第七章可以放在一个层面上,但这些具体领域的美怎么能和“形式美”(第三章)并置呢?而且从第四章到第七章的排序也过于随意,“技术美”为何要放前面呢?完全没有道理。合理的安排应该是“自然美”、“社会美”、“艺术美”和“技术美”,如果加入“人体美”,应放在“自然美”之后。其原因在于“自然美”是基本或原始的,“人体美”是特殊的“自然美”,是“自然美”的高级状态。而且“人体美”又和“社会美”交汇于“人”这个基本点,但“人体美”侧重于人的身体,“社会美”侧重于人的心灵。社会美的核心就是亲情美、爱情美与友情美。而这些在该教材中并未涉及。事实上,这正是艺术的基本母题,即“社会美”以及“自然美”是“艺术美”的源头。而“技术美”却是后来才出现的,它在做到科技产品实用的同时,适当兼顾了现代人的审美需求。“艺术美”和“技术美”都属于人工美,但在美学中,“技术美”其实是附带性或装饰性的,它永远不能取代实用第一的位置。说到底,它只是一种“用之美”,而“艺术美”是“美之美”,对源于自然、社会中的美进行再造的美。换句话说,“艺术美”更高级,对美体现得更集中,它完全不受实用性的限制,这正是黑格尔将美学视为艺术哲学 的原因。


  遗憾的是,尽管《美学原理》这部教材谈到了“社会美”,但对“社会美”的核心并未触及。就此而言,美学教材的建设还存在着较大的拓展空间。这里试以“亲情美”中的“父爱美”为例,谈谈我对编写“社会美”的看法。众所周知,“父爱”是文学 艺术的基本母题,很多不同形式的作品对此都有表现。所有这些以父爱为主题的作品显然都源于现实生活中的父爱,源于对现实生活中的父亲形象的捕捉与传达。


  “愚公移山”这个故事出自《列子》,愚公无疑是一个伟大的父亲形象,愚公的伟大首先在于他是一个父亲。他决心要移山的时候已经快九十岁了,自身并没有多大的力量,所谓“以君之力,曾不能损魁父之丘”。尽管他自己无力铲平一座像魁父那样的小山丘,但是作为一个父亲,他善于发动全家的力量,率领能够挑担子的三个子孙一起来移动大山:“率子孙荷担者三夫,叩石垦壤,箕畚运于渤海之尾。”不仅如此,他知道就是动用全家的力量也无法完成这项伟大的工程;尤其令人震惊的是,这位伟大的父亲决心以不断衍生的无穷子孙与并不加增的大山抗衡,从而最终达到移走高山的目的:“虽我之死,有子存焉。子又生孙,孙又生子;子又有子,子又有孙,子子孙孙,无穷匮也;而山不加增,何苦而不平?”这种话只有伟大的父亲才能说得出来。作为子女心目中的英雄,父亲总是这样富于力量和智慧,以至显得无所不能。


  “大音希声”,父亲大多是沉默的。上世纪后期,台湾有一部戏《搭错车》轰动了大陆,其主题歌叫“酒干倘卖无”。这是一句闽南方言,意思是酒喝完了,瓶子卖不卖?一天早晨,他在收酒瓶的路上看到一个弃婴,就把她抱回家养大,后来她成了一名歌星,却对哑叔缺乏照顾。直到最后哑叔突然患了心脏病,她才匆匆从演出现场赶到医院,但哑叔再也看不见她了。因此,“酒干倘卖无”成了献给父亲的挽歌。事实上,哑叔不“哑”,“哑”是沉默的极至,哑叔是个特别沉默的父亲。


  综上所述,父爱之美体现的是阳刚之美,是男性美的特殊形式,它习惯于在坚硬的沉默中释放巨大的力量,从而为子女的成长提供最佳的空间,并对他们形成终生受益的教育。表现父爱美的作品极多,在授课中选取一些有代表性的作品,甚至直接从现实生活中取材,就能唤起学生对父爱美的共鸣。近年来,我以“现实生活或文艺作品中的父亲形象”为题让每个学生做三分钟的发言,取得了良好效果:既完善了教材的不足,又让学生增强了对“社会美”的直观理解,更唤醒了他们的感恩之心。


  本文为湖南省教研教改项目“关于美学教材中父爱美的师生讨论与深入研究”的部分成果。


  肖学周(作者单位:湖南文理学院文史学院)

美学视角下绘画造型与艺术设计造型的诗性精神

摘要:自人类诞生之日萌芽,而后生长、成熟、繁衍,美学的思想在这文明社会千年传扬、百世流芳。“诗性精神”一词,18世纪始出于世,后被定义为心物和融的主体精神,“深情且智慧、立象以尽意”是诗性精神具体表象的高度概括。从美学视

点击这里复制本文地址 以上内容由学禾论文工作室整理呈现,本站内容均由爬虫搜集,如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