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析中国共产党的发展历程

浅析中国共产党的发展历程

浅析功能翻译理论下学术论文摘要英译的研究方

本文采用对比分析、定性和定量相结合并辅之以文献法展开研究, 代写论文 介绍具体步骤如下: (1)采用文献法简要追溯摘要的形成和发展、国内外学术论文摘要研究现状以及存在的问题

        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中国共产党成为执政党的时候,其历史地位发生了转变。 论文分析,随着中国共产党走上执政前台,过去革命时期形成的对社会民主党的认知前提,必然要反映到中国共产党制定的路线、方针和政策中去。从新中国成立到20世纪70年代中后期,中国共产党对社会民主党一直持全面对立的政治立场,这正是对立性认知前提在现实政治生活中的演绎。
  新中国成立之时,正是冷战的格局形成之际。根据当时的客观的形势,中国共产党实行“一边倒”的外交政策,倒向苏联一边。在这样的背景下,中国共产党和苏联共产党的关系限制着中国共产党和社会民主党的关系。第二次世界大战后,苏联共产党极端敌视西欧社会民主党,在这样的背景下,中国共产党不可能和社会民主党接触,这样,这个时期的中国共产党完全承袭了苏联共产党对社会民主党的谴责态度。虽然中国共产党的许多报刊都是很隐晦地表明中国共产党所持的这种态度,但是我们从当时中国共产党关于其他问题的社论中,可以看出中国共产党的政治态度。比如,1957年8月4日的《参考消息》第4版就对社会党国际的五大做了报道。文章这样写道:“在第五届社会党国际代表大会前的会议上,因不同意和共产党合并而被迫流亡到西欧的原东欧国家的社会民主党人的所有言论都是歪曲事实真相的,这些叛徒在社会主义国家进行危害活动,并且不和苏联进行合作。”从这可以看出,中国共产党坚定地站在苏联共产党一边。
  在这样的基本政治立场下,西方社会民主党对待中国共产党也是极端敌视的态度。例如,1958年3月,毛泽东同拉丁美洲的一些共产党领导人谈话时,对西方国家对我们的敌视进行了这样的描述。他说,“我和你们相处感到一种平等的气氛,我相信你们也是以平等的态度对待我们的,西方国家就不一样了,那边的人认为我们不行,他们瞧不起我们,拉丁美洲的人,除了帝国主义的走狗之外,也会有这种感觉吧!”
  从新中国成立到50年代,我党的对外政策倾向于与共产党执政的社会主义国家保持亲密的友好关系,但这时也和西方社会党有有限的接触。1954年,英国工党领袖艾德礼率领社会党国际代表团访问中国,毛泽东接见了他们,在与他们会谈时指出:“我们同你们所代表的社会主义是可以和平共处的,我们双方在愿意共处的前提下,不同制度的我们是可以和平共处的。”
  在这次会面中,毛泽东还表达了希望通过与西方社会民主党人的这次接触,向西方国家及美国表明中国维护世界和平和国家主权的决心。毛泽东对艾德礼说:“希望美国同我们一样也采取和平共处的政策,英国人跟美国人好交流,我们同美国人交流的少。”毛泽东还表达了希望西方社会民主党人和苏联共产党和平共处,从而缓和东西方的关系达到结束冷战的目的。他认为,“英苏都是大国,如果这两国家关系处理不好,世界和平就成问题,所以英国应该同苏联靠拢,我希望你们这样做,中国、苏联、英国同其他各国彼此都靠近些,情况就可以改善了,当然希望美国也能采取和平共处的政策。”
  这次接触转变了社会党国际和西方社会民主党人对待中国共产党的态度。一些西方社会民主党人强调,毛泽东对西方社会民主党的态度是积极友好的。这次接触后,瑞典、丹麦、挪威、芬兰和瑞士也分别同中国建立了外交关系。但是,同这些国家建立外交关系并不意味着同这些国家建立了党际关系。
  50年代后,中苏关系破裂,中国共产党开始反思之前对社会民主党的对立态度,开始发展同社会民主党的友好关系。1964年,毛泽东会见了法国议员代表团,并且指出,“我们可以做好朋友,虽然你们不是共产党,但是还是可以的,因为我们之间有共同点:一是都反对大国。资本主义大国也好,社会主义大国也好,谁要反对我们,我们是不反对的;二是两国在商业和文化上有往来。”
  由于欧洲社会民主党不能从根本上改变对共产党的敌视态度,加上他本身坚定的“欧洲中心主义”的顽固立场,所以,“亚洲社会党会议”事件后,社会党国际的工作重心转向欧洲,这使得欧洲社会党很少有时间同中国共产党接触;另外,中国共产党对外交往的重心也不在欧洲社会民主党这边,中国共产党只和主动同中国共产党接触的欧洲社会民主党接触。60年代末,中国十年文革,此时中国共产党的外交工作出现停滞。由此,中国共产党和欧洲社会民主党的关系没有在国际上产生该有的作用。
  1978年底中国实行改革开放,打破“左”的思想束缚,转变对社会民主党的认识。中国共产党和社会民主党在交往政策和原则的共同调整下,两党在80年代展开了频繁的交往。1981年2月,密特朗带领法国社会党代表团访问中国,邓小平接见了他们,并与他们就世界和平、第三世界国家的债务问题和欧洲问题等进行了会谈。邓小平强调,“只要大家联合起来,是能够维护世界和平的。”邓小平还指出,“法国社会党代表团的这次访问对我们两党的发展有着极大的影响,推动两党向更好的方向发展。”密特朗也表示,“希望两党今后能继续保持友好交往。1987年4月6日,邓小平在同瑞典政府首相、瑞典社会民主党主席会谈的全文记录稿件中说:“我们都是左翼”。表明对社会民主党的肯定。
  在与欧洲社会民主党进行频繁接触的同时,中国共产党也开始同社会党国际进行交往。1982年,社会党国际主席伯恩卡尔松邀请中国共产党参加英国工党年会,中国共产党方代表朱良参加了此次会议,会议期间,双方在中国驻英国大使馆进行了会谈。这是中国自1978年改革开放之后,中国共产党同社会党国际领导人首次接触,意味着双方关系更进了一步。1983年,社会党国际十六大召开,中国共产党应邀参加了此次大会,这是社会党国际首次正式邀请中国共产党参加会议。1986年,社会党国际十七大召开,中国共产党作为唯一的共产党代表参加了此次大会。此后,同年9月,中联部邀请新当选的社会党国际总书记韦内宁访华,这次访华进一步增进了双方的了解。
  90年代,随着苏东剧变和冷战的结束,世界社会主义事业遭到重创。欧洲社会民主党的政治态度出现了转变,他们认为苏联东欧社会主义制度的失败,从反面表明了社会民主党和民主社会主义运动的胜利,扬言要把民主社会主义向苏联、东欧和中国推进。西方国家的社会民主党的批判性言论增多,但是少数国家的社会民主党仍然和中国共产党进行了有限的友好接触。
  90年代中后期,西方国家的社会民主党相继走上了执政前台,他们分别从经济、政治等国家利益出发,和中国共产党逐渐恢复了友好关系。
  进入新世纪,西方国家的社会民主党对世界左翼政治运动的态度和对世界事务的看法,再次回归到进步立场,中国共产党和西方社会民主党共同为维护世界和平而努力。 论文说,但是,未来的中国共产党和西方社会民主党之间的关系,依然会出现反复的可能性,我们应该对此保持清醒的头脑。
 

基于语言功能的研究

功能主义的哲学思想可追溯到古希腊的柏拉图和帕罗塔格拉。 代写论文 说,他们认为语言是人类谈论问题的手段,是一种活动方式,是一种选择系统,可接受性或用途是语言的标准。

点击这里复制本文地址 以上内容由学禾论文工作室整理呈现,本站内容均由爬虫搜集,如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