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克思对费尔巴哈宗教本质思想的超越

马克思对费尔巴哈宗教本质思想的超越

宗教学论文来源未知2019-09-19 14:10:581590A+A-

高校马克思主义宗教观教育问题与思考

【摘要】高校学生是我国祖国未来发展的主要力量,所以他们科学的对待宗教信仰关乎着经济社会的发展、民族的团结、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国家稳的定和和谐。对大学生加强马克思主义宗教观教育是高校的责任和义务,摒弃教育弊端,改变模式,提

  因涉及较为复杂的宗教 和社会 问题,宗教文化旅游资源开发是民族地区旅游业健康发展的重点和难点。将梯度理论运用在民族地区宗教文化旅游资源的开发上有利于确定正确的资源开发时序,可有效提高旅游资源的开发效率,避免引发各类社会矛盾。基于此,文章将以甘南藏族自治州为例,提出目的地宗教文化旅游资源梯度开发的若干策略,以期为民族地区同一类型旅游资源的开发探索出一条新的思路。


  引言


  宗教文化旅游资源的开发对于民族地区经济社会的发展意义深远。宗教旅游资源的开发不仅有利于民族地区经济的发展,更有利于民族地区优秀文化遗产的保护和传承;不仅有利于提高人民生活水平,更有利于加深民族间的理解和交流。


  甘南藏族自治州地处甘肃省西南部,位于青藏高原东北边缘,是所有藏区中距离内地最近的区域之一。宗教文化旅游资源是甘南州旅游吸引力之源。


  一、民族地区宗教文化旅游资源开发中亟需解决的矛盾


  民族地区丰富的宗教旅游资源能够满足游客求新求异的旅游需求,受到旅游者的热捧。但旅游开发也给民族地区带来了很多负面影响,由于文化碰撞与观念差异带来的冲突时有发生,如:2014年网络热炒的入藏游客践踏藏区宗教物品的系列事件以及对藏传佛教文化元素出现在流行服装上的争议。这些冲突主要体现在以下两方面:


  (一)民族地区宗教文化资源的传统性与旅游开发的现代性的冲突


  宗教作为一种文化现象,其教义中必然保留有大量的传统文化 理念与行为准则。而其相对封闭的自然环境 和较为单一的社会形态,使得民族地区的宗教文化更具传统性。传统的宗教建筑、宗教生活方式和宗教文化氛围构成了宗教文化资源主要的旅游吸引力。但是任何旅游开发活动都是凭借现代手段,以现代理念来开展的。宗教文化资源的传统性势必会与旅游开发的现代性产生剧烈的碰撞与冲突。


  (二)民族地区宗教文化资源的精神内涵性与旅游开发的物质表象性的冲突


  世界上任何一种宗教都蕴含着非常深厚的哲学 思想和文化内涵。宗教场所的绘画、塑像、建筑、仪轨无一不是传统文化的历史积淀。而宗教文化旅游开发则流于表象性,作为旁观者的游客所感兴趣的多为感官上的刺激与享受。以甘南州拉卜楞寺为例,其独特的宗教文化的物质表象能够满足旅游者求新求异的好奇心,但由于游客对宗教文化精神层面了解的欠缺,就有可能引发一些诸如触摸佛像,亵渎宗教物品等不适当的旅游行为,从而引发宗教信徒的抵触和反感。从资源的利用效率来说,这种流于物质表象的浅层次的开发也无疑是对博大精深的宗教文化旅游资源的浪费。


  民族地区宗教文化旅游资源开发中亟需解决的矛盾归根结底是旅游客体文化和旅游主体文化之间的冲突。这些矛盾与冲突能否及时解决不仅关系到民族地区旅游业的发展和社会的进步,更有可能影响到民族团结工作的顺利开展。


  二、以梯度开发的视角处理民族地区宗教文化旅游资源开发中亟需解决的矛盾


  (一)旅游资源梯度开发概述


  梯度开发理论即梯度推移学说,最早源于美国的跨国企业问题专家弗农(Vernon)等人的“工业生产生命循环论”。将这一理论嫁接到区域旅游资源开发领域,笔者认为:区域旅游资源开发是一个有序的过程,由于区域内旅游资源开发条件的不平衡性,区域旅游资源的开发首先应按照其各单体旅游资源的资源禀赋、区位条件和旅游社会环境等情况开展梯度评价,并根据评价结果可将区域内旅游资源分为高、中、低三个梯度类型,并按照从高梯度资源到低梯度资源的顺序开发。区域旅游资源的开发应该分为以下四个阶段:单一高梯度资源开发阶段、梯度推移的初级阶段、梯度推移的协调整合阶段、后梯度推移阶段。


  (二)民族地区宗教文化旅游资源梯度开发的必要性


  1.梯度开发是民族地区宗教文化旅游资源开发的必由之路


  首先,民族地区宗教文化旅游资源的自身禀赋呈梯度分布,导致其旅游开发的价值有很大差异。


  以甘南藏族自治州为例,甘南州境内共有藏传佛教各教派寺院一百余座,转经房、玛尼堆、插箭台等宗教建筑不计其数,另有数量众多,规模各异的各类宗教节庆活动。这些宗教文化旅游资源的社会影响力与知名度有很大差别。这一差异就导致了宗教文化旅游资源必然存在开发价值的差异。


  其次,民族地区宗教文化旅游资源的区位条件梯度差异较大,导致其客源条件各异。


  影响旅游开发价值的资源区位条件包括可进入性、与主要旅游集散地的距离、周边景点组合和周边景点屏蔽四个因素。民族地区由于经济发展缓慢,基础设施建设落后,很多禀赋优良的宗教文化旅游资源存在着可进入性差、远离主要旅游集散地的弊端。如甘南藏族自治州唯一的藏传佛教萨迦派寺院——迭部县多儿白古寺,因为地处偏远,可进入性差,就鲜有游客到访。此外,由于甘南州宗教旅游资源分布较为集中,所以屏蔽效应明显。如距离夏河县城仅30公里的德尔隆寺历史悠久,建筑规模庞大,文化积累丰厚。但由于拉卜楞寺强大的屏蔽效应,使资源禀赋及可进入性俱佳的德尔隆寺很难被大众旅游者所注意。


  最后,宗教文化旅游资源开发的软硬件条件差异较大,并呈梯度分布。


  民族地区经济与社会发展的不平衡性决定了宗教旅游资源开发的基础设施条件与旅游服务质量有较大差异。甘南州夏河县旅游经济较为发达,近年来,依托著名的拉卜楞寺建成了數家设施良好、服务完善的宾馆饭店;拉卜楞寺建有游客接待中心并有专门承担寺院各语种讲解工作的僧人导游。而甘南州的纯牧业县——玛曲县,地处甘青川三省交界,交通不便,经济结构单一,旅游基础设施落后,全县主要的旅游景点——玛曲黄河大桥(黄河第一弯)、阿万仓黄河湿地和娘日玛红教寺院至今没有一所正常运转的旅游厕所。大多数宾馆饭店的服务人员不会说普通话。可见,民族区域经济与社会发展水平的差异直接导致了旅游开发的软硬件条件的梯度差异。


  由于地理环境与区位条件的限制,一般情况下,民族地区的社会经济发展较为滞后,区域内旅游资源开发综合条件的梯度差异也较其它地区更加明显,这就决定了民族地区宗教文化旅游资源的开发过程必然是由高梯度旅游资源的开发作为开端,并逐渐向中低梯度旅游资源的开发推移。


  2.梯度开发是提高民族地区宗教文化旅游资源开发效率的有效手段


  民族地区经济基础薄弱,社会环境封闭,宗教文化旅游资源开发存在资金缺


  乏,社区支持率低的特点。有鉴于此,民族地区宗教文化旅游资源的开发必须具备较高效率,最大限度的节约开发资金并在尽可能短的时间内获得较高的收益。而梯度开发策略则是满足上述要求的最佳选择。


  梯度开发策略强调的是根据相关旅游资源的梯度评价,按照从高到低的顺序依次推进旅游开发。对区域内的宗教文化旅游资源进行客观的梯度评价是旅游资源梯度开发的前提,而评价工作的开展就是以开发的效率为出发点,强调了资源开发的投入产出比,是综合考虑各旅游资源的自身禀赋、区位条件和社会环境而做出的。在开发资金有限的前提下,优先开发高梯度旅游资源可以将“好钢用在刀刃上”,不仅可以以最小的投入在最短的时间内创造出最大的经济价值,而且可以有效的降低开发阻力,激发旅游乘数效应,获得良好的社会效益。在高梯度资源开发初见成效之后,可以将旅游开发的进程逐渐推进到中梯度以及低梯度资源。以高梯度资源开发的经验来指导和促进中低梯度资源的开发,可以少走弯路,达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总之,梯度开发策略可以有效利用开发资金,降低投资风险,减少社会阻力,避免无序开发对宗教文化旅游资源的保护和传承带来不利影响,是提高民族地区宗教文化旅游资源开发效率的有效手段。


  3.梯度开发是民族地区宗教文化旅游可持续发展的必然要求


  和普通的观光旅游不同,文化旅游强调的是对人类文明的信仰与尊崇。文化旅游者期望看到的是不受外界干扰的原生态文化现象和内容。而这一点对于宗教旅游者而言尤其如此。只考虑经济价值而不考虑文化生态承载力的开发模式不仅是对宗教文化旅游资源的无情破坏,也会影响宗教文化旅游者的文化体验和旅游满意度。而梯度开发策略在确定宗教文化旅游资源开发顺序的问题上,充分考虑到了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相协调的原则,既可以防止大规模开发对宗教文化旅游资源带来的消极影响,也可以为区域内宗教文化旅游的长远发展铺平道路,是民族地区宗教文化旅游可持续发展的必然选择。


  三、甘南藏族自治州宗教文化旅游资源梯度开发策略


  (一)深入细致的开展宗教文化旅游资源梯度评价


  客观科学的资源评价是宗教文化旅游资源梯度开发工作顺利开展的首要任务和重要前提。与其他旅游资源不同,由于宗教政策和民族社区发展程度的制约,宗教文化旅游资源的评价不仅要考虑资源本体的文化价值,更重要的是要考虑该资源作为旅游开发客体的社会效应,适当提高旅游相关政策及社区支持度这两项评价指标的权重,这样才能更加客观的反映出宗教旅游资源的开发价值。


  (二)制定客观合理的宗教文化旅游资源梯度开发规划


  甘南藏区不仅经济发展水平参差不齐,社会发展状况也差异巨大。如果盲目的开展宗教文化旅游资源的开发,有可能事倍功半,反而对整个藏区旅游业的发展造成不利影响。因此,制定科学合理的宗教文化旅游资源梯度开发规划就显得尤为重要。而上述规划的重点应该放在对甘南州丰富的宗教旅游资源开发次序和开发深度的确定上:开发次序的确定应根据资源的梯度评价结果来确定,不可过分强调资源的文化价值,而应该充分考虑到资源的社会环境因素;开发深度的确定要根据资源特点兼顾不同旅游者群体的心理诉求,充分发挥宗教旅游资源的文化价值。同时,资源开发规划的制定要重视宗教旅游资源文化内涵的挖掘,使旅游者获得良好的文化体验。


  (三)宗教文化旅游资源的梯度开发要避免触犯宗教禁忌


  宗教文化旅游资源的梯度开发要严格遵循相关宗教仪轨,避免触犯宗教禁忌,进而引起宗教界人士關于旅游导致宗教世俗化的担忧,引发对旅游开发的强烈抵触。与汉传佛教不同,神秘性和咒术性是藏传佛教的突出特点。在甘南州而由于旅游者的好奇心和缺乏相关宗教知识而引起的游客与寺院僧人的冲突时有发生。以夏河拉卜楞寺为例,据夏河县旅游局的统计资料显示,仅2015年上半年,拉卜楞寺的游客接待量就达到了100万人次。而多年来,拉卜楞寺的高层僧侣却一直对旅游业的发展怀着强烈的抵触情绪,他们认为,每人40元的门票收入只是满足了维持旅游者日常参观的管理 与维护费用,而并非为了盈利,这一门票价格已经维持了十几年,而且寺院也并不准备涨价。但是大量的游客涌入不仅影响了寺院正常的宗教生活,而且某些客人的不当行为是对佛教的亵渎。在2015年10月28日,夏河县召开的重点旅游企业负责人座谈会上,拉卜楞寺院管委会的负责人就多次强调:“拉卜楞寺首先是一座带有浓郁宗教气息的寺院,其次才是国家4A级旅游景区。”明确表示了对旅游业影响寺院日常宗教活动的忧虑。为了避免这种情况对民族地区宗教文化旅游发展产生不良影响,维护良好的旅游目的地社区环境,宗教文化旅游资源的开发应严格遵循相关宗教仪轨,控制游客规模,有效引导旅游者行为,避免触犯宗教禁忌;有必要根据旅游者的类型开放不同的宗教场所,以保证不同层次游客的旅游需求都能得到满足。


  (四)宗教文化旅游资源的梯度开发要注重增强区域旅游目的地的整体吸引力


  宗教文化旅游资源的梯度开发要以完善区域旅游产品的结构为出发点,注重增强区域旅游目的地的整体吸引力,要与自然风光类、民俗风情类旅游资源的开发做好衔接工作,避免单一的类型旅游产品的畸形发展。


  神秘的宗教文化、多彩的民族风情与瑰丽的自然风光是构成民族地区旅游吸引力的三叉戟,这三类旅游资源的开发必须相辅相成,优势互补,才可以形成有竞争力的旅游产品。甘南州长期以来都是以“世界藏学府,中国拉卜楞”为旅游主打产品,很难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获得优势地位。因此,甘南州也及时采取了措施积极开发自然风光类和民俗风情类旅游产品,全力营造“九色甘南香巴拉”这一旅游品牌。如近年来发展势头良好的迭部扎尕那景区,以其世外桃源般的优美风光和与世无争的原生态民俗风情吸引力大量的海内外游客,很好的丰富了甘南州的旅游产品。


  (五)宗教文化旅游资源的开发要注意区域旅游整体空间布局的合理性


  由于吸引力的局限性,宗教文化旅游资源的开发必须注重区域旅游产品整体空间布局的合理性,优先开发旅游线路节点和旅游集散地的旅游资源。甘南州是宗教文化旅游资源的富集区,但是,并非所有秉赋值高的寺院都应该被开发成旅游景点,而应该从区域旅游发展的整体空间布局出发,有选择性的开发旅游产品。与拉卜楞寺邻近的德尔隆寺、格尔底寺等佛寺虽然也有悠久的历史和深厚的文化,但由于拉卜楞寺的屏蔽,使得上述寺院失去了旅游开发的价值。而合作寺院由于位于自治州首府合作市这一重要旅游节点城市,因此其开发价值反而比历史更为悠久、保存更完好的德尔隆寺要高出很多。


  总之,由于经济基础薄弱,基础设施建设较为滞后,宗教文化旅游资源数量众多却性质相似,如何最大限度的提高资源利用效率,既促进旅游经济的发展又保证宗教文化的传承是甘南州宗教文化旅游资源开发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运用梯度开发理论解决上述问题需要在资源梯度评价的基础上,制定合理的开发规划,从打造“九色香巴拉”旅游品牌入手,既做到旅游产品与旅游空间结构的合理布局,又兼顾目的地居民与旅游者的心理需要,这样才可以保证民族地区旅游产业的可持续发展,才可以促进民族地区社会经济的和谐进步。


  (作者单位:甘肃民族师范学院)刘丽娟

宗教批判对马克思理论形成的影响机制探讨

摘要:基督教在西方文明的起源和发展阶段发挥着重要的作用。,它与马克思主义的发展历程之间也存在着一定的联系。马克思主义的宗教批判思想是马克思理论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马克思的宗教批判思想对虚幻的、与现实相分离的基督教的“天国

点击这里复制本文地址 以上内容由学禾论文工作室整理呈现,本站内容均由爬虫搜集,如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