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讨与争鸣探讨与争鸣经济哲学的异化批判及当代启示

探讨与争鸣探讨与争鸣经济哲学的异化批判及当代启示

罗宾逊夫人《经济哲学》述评

【摘 要】 本文对罗宾逊夫人的《经济哲学》进行了述评。罗宾逊夫人在《经济哲学》一书中,从三个方面对经济学存在的问题进行了辩证分析。在经济学与形而上学和道德的关系方面

摘要:在《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中,马克思深刻地批判了资产阶级国民经济学一系列不合理的经济学理论和不科学的方法论,并凸显了自己分析异化问题的新的实践方法论。马克思的异化理论主要涉及劳动异化、自然异化和需求异化等内容。在异化劳动方面,揭示了人的本质异化;在异化自然中,发现自然与人的生活异化;在异化需求中,论证了价值需求的异化;在克服异化的思考中,论述了消除异化的路径及方法,开辟了通向唯物史观的道路。马克思“异化”批判理论及其以反思现实问题为导向的理性思维方法,对当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具有重要的启示意义。

关键词:马克思;《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异化理论;方法论

 “异化”理论不仅是一个经济学理论,也是一个哲学理论。在《1844 年经济学哲学手稿》(简称《手稿》)中,马克思以资本主义经济事实为基础和历史逻辑,深刻地分析了异化理论,涉及劳动异化、自然异化和需求异化等内容,为揭示资本主义“异化”现象给工人阶级和整个人类带来灾难性后果提供了理论依据。马克思的“异化”理论充分吸取前人特别是古典时期哲学家的优秀成果,并发挥了自己的独特见解。黑格尔的异化是绝对(客观)精神外化为外部事物,这种对象化就是异化。费尔巴哈的异化是人创造的宗教(上帝)与人相对立、相分裂,并奴役人。马克思的“异化”主要是指人的实践活动本身及自然(包括人化自然)与人相对立,并奴役人。在马克思看来,异化的根源不在物, 也不在于任何抽象的思辨精神及道德伦理思想,而在于实践基础上形成的人剥削人的社会关系。因此,马克思强调只有采取共产主义的革命活动,扬弃资本主义私有制,才能消除异化,解放无产阶级和整个人类社会。

马克思“异化”理论,特别是《手稿》中“异化”劳动理论一直是学术界研究的理论热点。总结近30年来学术界关于“异化”理论研究成果,主要有以下几个研究领域和方向:

二、“异化”理论

马克思“异化”理论主要包括以下三个方面的内容:

(一)异化劳动

1.异化劳动的本质。马克思批判古典经济学家把私有财产和异化劳动假定为事实的虚构逻辑。为了揭示异化劳动的本质,马克思深入地分析了资本主义的经济事实,即“工人生产的财富越多,他的生产的影响和规模越大,他就越贫穷。工人创造的商品越多,他就越变成廉价的商品。物的世界的增值同人的世界的贬值成正比”[19]156,得出资本主义社会存在异化劳动的结论。从这一经济事实可以看出,异化是在劳动实践或生产活动中形成的,也就是说,如果我们要透彻地理解异化劳动,还需要以“劳动”或“生产”为切入点。

马克思强调过:“当我们问劳动的本质关系是什么的时候,我们问的是工人对生产的关系。”[19]159这说明劳动的本质存在于生产关系之中,由此可以推導出,异化劳动的本质与异化生产关系也是密切相关的。如马克思指出:“通过异化劳动,人不仅生产出作为异己的、敌对的力量的生产对象和生产行为的关系, 而且也生产出他人对他的生产和他的产品的异己关系, 以及他对这些他人的敌对关系。”[19]165这里的关系,就其本质而言,就是生产关系。因此,异化劳动的实质就是异化生产关系。

从一般涵义上讲,研究异化劳动,我们需要探讨劳动和劳动产品到底归属于谁?马克思认为劳动和劳动产品“属于另一个异己的存在物。劳动和劳动产品所归属的那个异己的存在物,劳动为之服务和劳动产品供其享受的那个存在物,只能是人自身,是工人之外的他人”[19]164-165。人与自身的任何异化关系,只有通过人与他人之间的社会关系表现出来,自然界和神都不具有主动与人发生关系的能力,只有人具有这种主动性,只有人自身才能统治人。也就是说,工人的劳动和产品归属于他人所有。

深入地研究异化劳动,我们还需要探究另一个根本问题:人是怎样使自己的劳动异化的?针对这一问题,马克思指出:“我们把私有财产的起源问题变为外化劳动对人类发展进程的关系问题,就已经为解决这一任务得到了许多东西。因为人们谈到私有财产时,总以为是涉及人之外的东西。而人们谈到劳动时,则认为是直接关系到人本身。问题的这种新的提法本身就已包含问题的解决。”[19]168在这里,马克思强调在现实生活中,人们总是从私有财产和劳动相互分离的角度分析异化问题,其实,这已经为探寻异化劳动的根源问题提供了方法。一定程度上,马克思已经指出了人们使自己的劳动异化的根本原因在于私有财产和劳动分离。在此基础上,马克思进一步揭示了私有财产和异化劳动的相互关系。他认为:“私有财产是外化劳动的物质的、概括的表现,包含着这两种关系:工人对劳动、对自己的劳动产品和对非工人的关系,以及非工人对工人和工人的劳动产品的关系。”[19]168因此,“马克思认为私有财产是外化劳动即工人对自然界和对自身的外在关系的产物、结果和必然后果。”[19]166同时,马克思又强调:异化劳动与私有财产是互为因果的辩证关系,“私有财产只有发展到最后的、最高的阶段,它的这个秘密才重新暴露出来,就是说,私有财产一方面是外化劳动的产物,另一方面又是劳动借以外化的手段,是这一外化的实现。”[19]166

2.异化劳动具体内容。首先,人与产品的关系:物的异化。劳动的产品是物化的劳动和劳动的物化相结合的结果,充分体现了人与对象的和谐的关系。但是,在资本主义社会里,劳动的产品,“作为一种异己的力量,同工人相对立。”[19]165工人生产出来的产品,属于工人之外的资本家所有,生产的产品越多,他们能够占有的东西就越少,他们自己创造的对象越以巨大的异化力拒斥、奴役他们。

其次,人与生产的关系:自我异化。产品异化不过是活动、生产异化的总结。劳动产品的异化意味着劳动本身的异化。对工人来说,劳动本身不属于他们的本质,而是属于他人的东西,而且工人自己在劳动中也不属于他们自己,而是属于别人,这就是工人的自我异化。在劳动过程中,工人对生产活动的关系就是工人对他自己的活动--一种异己的活动--的关系。[19]160这种劳动是工人本身的自我牺牲和自我丧失。

再次,人与类的关系:类同人相异化。人“通过实践创造对象世界”,“证明自己是有意识的类存在物”。“一个种的整体特性、种的类特性就在于生命活动的性质,而自由的有意识的活动恰恰就是人的类特性。”[19]160说明通过自由自觉的劳动活动,人才成为人与动物相互区别的人,即自由的、普遍的、有生命的类存在物,亦即人类。但是,异化劳动颠覆了人的类本质,人的自由自觉的活动变成被奴役的、被压迫的、纯粹的工具性劳动,变成了动物式的生存手段。如马克思所强调的:“异化劳动也就使类同人相异化,对人来说,异化劳动把类生活变成维持个人生活的手段。”[19]161

最后,人际关系:人同人相异化。人始终处于一定社会关系中,人同自身的任何关系,只有通过同他人的相互关系才能表现出来。这种与他人的关系只能在劳动中产生,劳动是人际关系产生的基础。异化劳动只能产生异化的人际关系。马克思指出通过异化劳动,“工人生产出一个同劳动疏远的、站在劳动之外的人对这个劳动的关系。工人对劳动的关系,生产出资本家……对这个劳动的关系。”[19]166如果工人对自己的劳动产品的关系是异己的、敌对的,那么之所以发生这种关系就在于有另一个异己的、敌对的他人是这一对象的主宰。[19]165在这里,马克思强调异化劳动不仅生产出劳动产品同工人异化,而且生产出他人对劳动的关系,这必然导致人与人的异化。

总之,异化劳动本质及其具体内容已经透彻地反映出资本主义社会的异化现象,特别是工人始终处于深度的异化境遇。对他们来讲,在劳动过程中形成的一系列人化的、人性的自然和社会产物,都是同工人处于敌对、异化的状态之中。这些东西本该属于工人所有,但是,在现实中都属于工人之外的他人所有,并同工人相对立,奴役工人。[19]168工人在异化劳动下,异化地生存。

(二)自然异化

对于自然异化,马克思主要从以下两个方面进行论述:

1.自然基础异化。马克思认为自然界不是与人毫无相关、没有交集的纯粹自为存在,而是与人的实践活动紧密相关、相互统一的绝对存在。但是,自然界处于优先地位。如马克思强调的:“在实践上, 人的普遍性正是表现为这样的普遍性, 它把整个自然界--首先作为人的直接的生活资料, 其次作为人的生命活动的对象(材料)和工具--变成人的无机的身体。自然界, 就它自身不是人的身体而言, 是人的无机的身体。人靠自然界生活。”[19]161在这里说明,一方面,自然界为人的实践活动提供生产资料,“没有自然界, 没有感性的外部世界, 工人什么也不能创造。”[19]158另一方面, 自然界为实践活动主体提供感性的、现实的生活资料。所以, 自然界(包括人化的自然)是人生存和发展的无机界,人只有通过劳动占有自然, 从而在物质、精神上丰富和发展人自身。

但是,在以私有财产为基础的资本主义社会中,异化现象弥漫于生活的各个角落,渗透于生活的各个方面,即使是自然界,也逃脱不了异化的“尘埃”,以致于自然界与人相互对立。不仅人化自然的产品与人异化,而且感性的自然也同人异化。马克思强调:“工人对劳动产品这个异己的、统治着他的对象的关系。这种关系同时也是工人对感性的外部世界、对自然对象--异己的与他敌对的世界--的关系。”[19]160从本质上讲,这就是工人同自然(包括人化自然)相互异化、相互对立。为了维持肉体生存所需要的资料,工人必须通过劳动占有外部对象。他们越是努力地占有对象和生活资料,他们越是悲惨地丧失对象和生活资料。在生存欲望的刺激下,他们被自然所支配和奴役,这就形成了自然基础同人异化。异化自然成为必然的普遍的表现形式。对工人来说,自然界是一种异己的存在,很难为工人生产劳动提供物质资料,甚至越来越不能提供满足维持人生存的手段,即“第一,感性的外部世界越来越不成为属于他的劳动的对象,不成为他的劳动的生活资料;第二,感性的外部世界越来越不给他提供直接意义的生活资料,即维持工人的肉体生存的手段”[19]158。所以,自然与现实劳动处于相互对立、相互对抗之中,自然变为生产者及其劳动实践的异化力量、奴役的力量。

(三)需要异化

需要是人的有意识的本质属性,也是人从事实践活动的内在动力。需要的满足又会进一步提升人的本质属性和能力。在“需要--满足--需要”的循环中,人不断得到发展,不断得到完善。但是,异化背景下的需要具有其独特性,人不是在需要中得到完善,而是成为了需要的工具。

1.货币需要的异化。需要是人应该具有的本性。货币是需要和对象之间的桥梁,为此,货币的“控制力”得以无限制的膨胀。在《论犹太人问题》中,马克思强调:“钱蔑视人所崇拜的一切神并把一切神都变成商品。钱是一切事物的普遍价值, 是一种独立的东西。因此它剥夺了整个世界--人类世界和自然界--本身的价值。钱是从人异化出来的人的劳动和存在的本质; 这个外在本质却统治了人,人却向它膜拜。”[20]53强调货币是人类实践活动的产物,但是,这个创造物反过来主宰和支配人、奴役人,而且人向其膜拜。在《手稿》中,马克思进一步揭示了货币的万能本性,指出:“依靠货币而对我存在的东西,我能为之付钱的东西,即貨币能购买的东西,那是我--货币占有者本身。货币的力量多大,我的力量就多大。货币的特性就是我的--货币占有者的--特性和本质力量。因此,我是什么和我能够做什么,决不是由我的个人特征决定的。”[19]244也就是说,货币成了“我”的主宰,没有货币,就没有需要,如果有,也只是观念的需要。需要必须以货币为基础,才能够实现,除此之外,一切需要都只是无效的幻想。因此,马克思认为:“以货币为基础的有效需求和以我的需要……为基础的无效需求之间的差别,是存在和思维之间的差别,是只在我心中存在的观念和那作为现实对象在我之外对我而存在的观念之间的差别。”[19]246说明货币成为需要是否有效的基础和准则,人们为了实现需要,必然疯狂地追求货币,数量越多越好。在这种无节制的追求过程中,货币异化的力量不断增强,成为超越人、统治人的真正力量和万能之物。

2.生活需要的异化。资产阶级的经济学家认为最必需的动物性的生活需要是人的真正生活需要。对此,马克思批判地指出人的需要包括生理需要(即动物性需要)和自由自主活动需要(即人的本质性需要)两个方面,只有自由自主的活动才是人的本质需要。异化劳动使人只有和动物共有的生理需要,人的生活需要产生了异化。

一方面,在异化劳动的阴霾下,工人只有异化生活需要。工人变成没有人的需要的存在物。人的需要降低为动物性生理性需要。需要的牲畜般、野蛮化地蔓延,甚至人的需要还达不到动物生活需要的水准。动物有和同类交往的需要、有沐浴阳光的需要、有呼吸新鲜空气的需要、有运动的需要等等,这一切对工人来讲都成为了多余。工人无奈地退回到已被文明的污浊毒气所污染的洞穴中居住,然而,这个洞穴依然是敌对的“异己”的住所。他们只有把血汗都献给它时,才能居住,否则,付不起房租,随时可能被赶走。肮脏的、不宜居住的自然环境,成为工人生活不可改变的现实。工人没有人的需要,只有最简单、最可怜的吃的需要,而且是仅仅为了不被饿死的需要。因此,马克思指出工人只有在运用自己的动物机能--吃、喝、生殖的时候,才觉得自己在自由活动,而在运用人的机能时,觉得自己只不过是动物[19]161。人的目的就是满足动物性的机能和维持牲畜般的生活,人的生活异化为动物的生活。

另一方面,异化劳动产生了资本家生活需要的异化。资本家的需要和满足需要的资料计算越来越精致化,越来越远离人性自由生活的追求。对资本家本身而言,即使是在“非人的、精致的、非自然的和幻想出来的欲望”的支配下,他们也绝不愿意退回到动物性的粗陋需要之中,而是竭力地追求物质利益,以满足其奢侈的生活需要。但是,资本家的这种需要及其满足都是只限于再生产能带来利润的补充的那部分,个人的需要及其需要的满足,都屈从于资本及其能够带来的利益。资本家的唯一动机就是获利,他们任何需要及其满足都是以能够带来利益为前提的,需要成了资本家挣钱的工具。这种需要的盲目扩大,必然导致每个资本家都成为需要的工具。为了需要和满足需要,他们都“指望使别人产生某种新的需要,以便迫使他作出新的牺牲,以便使他处于一种新的依赖地位并且诱使他追求一种新的享受,从而陷入一种新的经济破产”[19]223,可见,资本家的一切思想都湮没在贪婪的欲望之中,一切活动屈从于自身的利益需求。正是这种非人性的需要作为心理和现实动因,资本家成了他们自己生活需求的奴隶。

三、消除异化的路径及其实践方法论

马克思立足于资本主义经济事实,分析异化问题;立足于实践,探索扬弃异化的路径;立足于主体,诠释人的本质的复归,而贯穿始终的是实践逻辑和实践观方法论。

(一)异化产生于实践

在实践的基础上形成了人类社会。在人类社会初期,生产力水平低下,人们自己生活的需要就是生产劳动的尺度,人与人之间的交往很少,而且大多存在于家庭范围之内。随着社会发展和实践能力的提高,出现了剩余产品,随后出现了交换和分工,形成了私有制生产关系。在私有制生产关系下,每个人都想多获得些剩余产品和利益,为换取自己需要的产品提供条件,人的活动目的性日益明确和价值判断日益突出。在这种特定的社会关系中,在利益追求和价值追求的驱使下,形成了超越于个人能力之上的异化力量,在这种力量的控制下,劳动实践逐渐成为异化的、外化的劳动。因此,马克思强调:“在实践的、现实的世界中,自我异化只有通过对他人的实践的、现实的关系才能表现出来。异化借以实现的手段本身就是实践的。”[19]165在这里,马克思已经清晰地解释了异化是实践与实践关系相结合的产物。

(二)扬弃异化的路径在于共产主义革命运动

马克思指出:“共产主义是对私有财产即人的自我异化的积极的扬弃,因而是通过人并且为了人而对人的本质的真正占有,因此,它是人自身、也就是向社会的即合乎人性的人的复归,这种复归是完全的复归,是自觉实现并在以往发展的全部财富的范围内实现的复归。这种共产主义,作为完成了的自然主义,等于人道主义,而作为完成了的人道主义,等于自然主义,它是人和自然界之间、人和人之间的矛盾的真正解决,是存在和本质、对象化和自我确证、自由和必然、个体和类之间的斗争的真正解决。它是历史之谜的解答,而且知道自己就是这种解答。”[19]185在这里,我们需要思考以下四个方面:

第一, 共产主义是以人的本质复归为目的而对私有财产的积极扬弃。这就意味着是在承认和认可异化中所包含的积极本质、积极成果的前提下,扬弃消极的异化形式,也就是说,扬弃的不是人的对象化即劳动本身,而是异化的形式。同时,人是任何实践活动的主体,只有把人从异化状态下解放出来,才能为其他异化问题的解决提供内在动力。因此,共产主义不仅要扬弃异化劳动形式,而且要扬弃劳动的主体的异化形式,只有这样,才能真正解放人类,真正地实现人的本性的复归。

第二,扬弃异化的途径是实践活动。马克思指出:“要扬弃现实的私有财产, 则必须有现实的共产主义行动。”[19]232“整个革命运动必然在私有财产的运动中, 即在经济的运动中, 为自己既找到经验的基础, 也找到理论的基础。”[19]186说明扬弃私有制不仅要有思想运动,而且要有共产主义革命实践运动作为客观基础。原因在于:一方面,异化产生于社会实践之中,异化的消除也必然只能在社会实践中才能完成;另一方面,劳动的异化是在资本主义社会关系(生产关系)中产生的,扬弃异化必须在实践的基础上,变革生产关系,在现实实践中寻求新的合理的生产关系基础。

第三,共产主义是自觉地解答“历史之谜”。共产主义的生成过程,不是仅仅停留于意识领域,而且是真正地植根于现实;不仅是能够被理解的过程,而且是直接追求实效的过程。进入共产主义以后,人的真正本质归属于人,即人的社会性本质与实践性本质归属于人,人与外部世界的矛盾得到解决,人的主体价值和社会的发展实现了合理的辩证统一。

第四,上述的三个问题是相互依存,不可分割的,缺少任何一个方面,异化问题都无法完整地论述和剖析,“历史之谜”将无法真正地解答。

(三)消除“异化”的基本条件:生产力的发展

在《手稿》中,从总体上看,马克思的异化理论深刻地揭示了资本主义人剥人的生产关系本质,已经触及到异化问题的本质,也为消除异化问题提出崭新的见解,已经踏上了研究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道路。在《德意志意识形态》中,马克思和恩格斯进一步分析私有制、异化与分工的关系,并指出分工和私有制是资本主义生产关系的两个方面。分工进一步强化了私有制,产生了私人利益与公共利益之间的矛盾。如马克思强调的:“只要分工还不是出于自愿,而是自发的,那么人本身的活动对人说来就成为一种异己的、与他对立的力量,这种力量驱使着人,而不是人驾驭着这种力量。”[21]37“受分工制约的不同个人的共同活动产生了一种社会力量,即扩大了的生产力。由于共同活动本身不是自愿而是自发地形成的,因此这种社会力量在这些个人看来就不是他们自身的联合力量,而是某种异己的、在他们之外的权利。”[21]39说明在私有制社会,分工产生了人与人相互对立的异化的力量,分工是异化产生的主要原因之一。在此基础上,马克思进一步分析了消除異化的根本条件,如马克思指出:消灭这种“异化”必须具备了两个实际前提,即异化成为一种“不堪忍受的”力量,和这些人又和现存的资产阶级的世界相对立,而这两个条件都是以生产力的巨大增长和高度发展为前提的。[21]39可以看出,马克思认为生产力的发展是消除异化的根本条件,意味着马克思已经认识到异化产生的根本原因在于生产力水平低下。这说明消除异化不仅要有生产关系的条件,即阶级对立,而且要有生产力的条件,即生产力的巨大发展,其中,最根本的是生产力的巨大发展。

四、“异化”批判理论的当代启示

马克思通过分析资本主义经济事实和现实问题,形成了科学的“异化”批判理论。不论是劳动异化,还是自然异化,或者是需要异化,都与人的生存与发展问题密不可分,可以看出,马克思“异化”批判理论探索了人类社会发展规律的重大问题,其最终目标就是实现“人的自由全面发展”。马克思“异化”批判理论及其以反思现实问题为导向的理性思维方法,对当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具有重要的启示意义。

(一)坚持依法治国、从严治党:加强政治建设,避免基层权力异化

马克思“异化”理论,批判资产阶级对无产阶级和贫苦人民的统治与剥削,在一定意义上,就是对“权力”异化的批判。中国是社会主义国家,人民是国家的主人,中国共产党是其事业的领导核心。在中国最主要的关系是人民与公共权力的关系。从本质上看,社会主义中国是不会产生权力异化的。但是,由于处于社会主义初期阶段和社会转型时期,一些体制机制不健全,为权力腐败提供了滋生的土壤。在一些地区领域,出现了“塌方式”腐败,严重危害人民的根本利益,破坏政治生态环境、危害中国共产党执政地位,置国家于危险境遇,这就是权力异化现象。从马克思“异化”批判理论来看,权力异化的根本原因在于公共权力脱离法律规范的约束,成为某些领导干部谋取个人私利的工具。这启示我们要避免权力异化必须加强政治建设,特别是法治建设。鉴于此,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坚决全面推行依法治国、全面从严治党的战略。一方面,加快立法进程,完善执法、司法制度,真正地把权力放在“制度”的笼子里,任何权力的运用必须以遵守法律制度为前提;另一方面,完成法律监督、民主监督和社会监督相结合的制度,实现对权力的有效监督。进而,依法治国、从严治党的战略成为悬于权力之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有效地遏制了“权力”异化现象。也正是因为党中央坚持“零容忍”的态度,严惩权力异化,才全面地消除权力异化滋生势头,实现公共权力取之于民,用之于民的良好态势。

实施“霸权主义和强权政治”战略,推行西方主导的世界秩序,粗暴干涉他国内政,甚至置他国于动乱之中、置人民于灾难之中。基于对“霸权”挑战和人类命运的深刻洞察,習近平总书记提出“世界命运共同体”战略。

参考文献:

[1]杨豹.马克思“异化劳动”思想的启示--《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的解读[J].兰州学刊, 2006(5)∶6-8.

[2]黄楠森.关于人道主义和异化的几个理论问题[J].高教战线,1984(1)∶8-12.

[3]陶庭马.论马克思异化观的转变--从《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到《德意志意识形态》[J].求实,2011(4)∶8-12.

[4]侯才.有关“异化”概念的几点辨析[J].哲学研究,2001(10)∶74-75.

[5]戴安良.试论异化与发展及其辩证关系--解读马克思《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的新体会[J].西南师范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2004(4)∶33-36.

[6]孙熙国,尉浩.论马克思异化劳动理论与资本批判理论的统一--《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与《资本论》比较研究[J].中国高校社会科学,2014(4)∶16-26.

先秦哲学中的经济哲学思想分析

摘要:哲学的目的主要是对一些问题与概念进行探讨,早在先秦时期,我国儒家的思想中就包含了对于当时经济哲学的探讨。本篇文章将对于先秦时期的哲学代表人物孔子、孟子等人的哲学

点击这里复制本文地址 以上内容由学禾论文工作室整理呈现,本站内容均由爬虫搜集,如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