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部艺术人类学研究的力作

一部艺术人类学研究的力作

浅析对艺术人类学的认识

摘 要:艺术为何会越来越受到人类的关注?最早的人类学侧重关注婚姻、家庭、亲属制度、群体、以及欧洲以外的社会,而当代的人类学家则开始更多地关注艺术。他们越来越认识到,艺术不仅是作为一种形式地存在,也蕴藏了人类的思考方式和社会情感,并且艺术是人

一部艺术人类学研究的力作      ――《佛教香花:历史变迁中的宗教艺术与地方社会》读后      “佛教香花”在粤东梅州地区有着重要的地位和广泛的影响。王馗的《佛教香花:历史变迁中的宗教艺术与地方社会》(以下简称《佛教香花》)一书,在充分汲取和借鉴前人成果的基础上,进行了系统研究。作者长期深入广东梅州客家地区,且不论《佛教香花》的论点鲜明、内容丰富、资料翔实,单说作者田野调查的时间之长、态度之认真、作风之深入,就足以让人类学的专业人员佩服不已。正如顺真在该书序言中所说:“王馗博士以本心的兴趣,坚毅的力量,寂寞的忍耐,辛苦的调查,切身的感受,诚恳的求教,成就了香花研究的奠基体系、一家之言。”
  
  概述之,《佛教香花》一书主要有如下几方面的贡献。一是从宗教史的角度,将香花置于地域社会发展历程之中,厘清香花的宗派属性、历史起源和发展过程。
  
  梅州地方社会及客家学研究者认为,香花佛事是明末乡贤何南凤创立。作者爬梳宗教文献,辨析出何南凤与明代后期安徽黄山佛教的关系,并且指出,何南凤及其横山堂派,与明初形成的“祖师派”,是香花重要的传承体系,两派同脉异流,并行不悖。作者特别强调素僧和乡花僧对佛教香花的影响,认为代表制度型宗教的素僧和基层乡土的乡花僧交互兴替,逐渐孕育出切入民众俗礼的香花佛事,因此梅州香花从教派上应属于佛教,从法脉上可归入临济宗,故不能简单的以“民间佛教”之名指代。
  
  对梅州香花佛事的历史源流,作者综合运用田野实录、地方文献、香花口述等资料,整理了大量的佛教寺庵古碑记、墓碑文、祖公牌文、杂体、文书等文献,资料翔实、可靠,弥足珍贵,再现了唐宋、明清、民国和现当代几个历史时段的发展面貌。著作系统地描述了香花在佛教属性限定下所经历的诸多变化,从唐宋时期的师郎,到明代的素僧、乡花僧,再到清代的香花、民国年间的斋;从明代的孕育、清代的确立、民国的夹缝中生存、再到建国后的隐没、改革开放后的复兴,以及当代作为非物质文化遗产的趋向,佛教香花在历史长河中的发展变化,是佛教制度、政治制度以及相伴而行的宗教政策在梅州客家力量消长的结果,也与梅州深厚的佛教背景和香花自身严谨的传承息息相关。
  
  二是揭示了佛教香花的族群性,深入阐释以“客家”为代表的地方文化观念和族群认同感对于佛教香花的影响。
  
  客家是汉族独特而重要的族群,随着客家研究的兴起和客家文化的张扬,香花被贴上“客家”的文化标签。客家是该书分析佛教香花的一个重要视角和维度。
  
  《佛教香花》多处论述香花与客家社会和文化的关联。如“梅州佛教界的斋啊薄“梅州香花的族群渊源”和“香花的职业化与梅州丛林佛教的建立”等章节,对独具梅州客家地域文化色彩的群体:斋啊⑾慊ê蜕械冉行源流探索,揭示出叠加其上的佛教历史和地域文化的变迁轨迹。这种变化是明清王朝教化的结果,也是“边缘”逐步被纳入“中心”的过程,这种转变的实现,又与梅州客家佛教中惭愧祖师信仰的孕育、传播相一致。正如作者指出的,随着客家人自我认同意识的增强,香花成为标榜其族群属性的最鲜明特征。进入新世纪以来,香花在梅州客家中更被看作是佛教在客家的独特呈现,显然,职业化的香花僧侣成为梅州客家族群观念变化的晴雨表。
  
  需要特别指出的是,作者并不是为了“客家”而突出“客家”,他不时提到香花的“非客家性”和多族群性。应该说,这都是族群性的体现,只不过是反向的族群性,而不是正向的、单线的、狭隘的族群性而已。这反映出作者客观的学术立场,清晰的学术判断,这一点尤其值得从事族群和区域文化研究的学者们重视。
  
  三是从非物质文化遗产的视角来探讨佛教香花的文化遗存,展现香花的非凡魅力和独特价值。
  
  不可否认,非物质文化遗产概念的提出,给包括佛教香花在内的所有传统民间文化的生存和发展提供了新的空间。作者细致阐释了香花科仪的基本内容,介绍了香花仪式的文体格式、文词创编规则,以及非文字形态的音乐唱腔、舞蹈、队列、技艺等内容;并着重对梅州佛教香花地域流派进行了比较,呈现出佛教香花仪式的丰富性、差异性以及它的艺术性和观赏性。同时,作者对香花的当下境况给予了同情理解。认为佛教香花在成为海外客家人对 客家认同的精神核心的同时,在繁盛的表面下隐藏着巨大的危机,面临着衰落消亡的前途。作者不仅是佛教香花的研究者,而且还积极担负起香花保护和传承的重任。特别是2008年,王馗与广东省梅州市宗教局,率领梅州佛教香花表演艺术团,赴美国斯坦福大学参加该校本年度的“泛亚音乐节”,梅州佛教香花仪式中的《接佛》《莲池》和《铙钹花》三个段落,以精湛的表演征服了众多美国观众。表演期间,作者还做了《生活的艺术与艺术的信仰――音乐、舞蹈、戏剧在中国广东梅州佛教香花中的呈现》的学术讲座,使佛教香花这个古老的宗教艺术走出了粤东山区,被更多人所了解。
  
  与制度化宗教相比,属于普化式或扩散式宗教的佛教香花无疑很小,香花的“小”,表现在它的庙小,它的波及范围小。但香花虽“小”, 却蕴藏着“大”历史、“大”社会,“大”文化,涵盖着佛教的大背景,涵盖着梅州客家在不同历史时代中积累的文化大遗存,也涵盖着香花对于粤、闽、赣一带社会与民众的大影响。作为一部艺术人类学研究力作,《佛教香花》一书正是以小见大、小题大做,全面、深入展现了粤东地域社会和客家族群文化的结构过程。

旅游人类学视野下的云南旅游

摘 要: 云南作为旅游大省,如何实现可持续的发展,宣传云南旅游形象,让旅游这一产业支柱发挥积极作用,在利用云南的区位优势、对外宣传的同时,如何保持地方社会的和谐、健康、有序发展是一个至关重要的问题。文章运用旅游人类学相关方法,对云南旅游业的

点击这里复制本文地址 以上内容由学禾论文工作室整理呈现,本站内容均由爬虫搜集,如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