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价值链下的国际分工地位

全球价值链下的国际分工地位

领导者心理资本与领导效能

孙艺丹 胡士悦[提要] 领导效能对任何一个单位或组织的重要性毋庸置疑,而心理资本是影响员工绩效水平、创新能力及离职意愿的关键因素。心理资本作为影响人行为方式的重要心理资源,对领导力的发挥起着重要作用。本文在阐明心理资本和领导效能的概念和结

谢思艳 陈利晓

[提要] 全球价值链的发展极大地改变了国际产业分工特征。本文在全球价值链角度下,指出国际分工地位不是依据一国贸易总量的大小来决定,而是由产品在该国内的贸易增加值大小决定。以苹果公司的全球价值链布局为例,分析中国在国际分工中的地位,说明贸易增加值的提高是提升国际分工地位,使中国由贸易大国向贸易强国转变的重要途径。

关键词:全球价值链;贸易增加值;国际分工地位;苹果公司

中图分类号:F74 文献标识码:A

收录日期:2018年8月21日 一、全球价值链

全球价值链这个概念简单来说,它源于价值链,但在价值链理论的基础上将范围扩大到全球领域。最早的价值链是由哈佛大学的Michael Porter提出,他从微观层面对价值链进行了系统的解释。他认为每个企业都是个集合体,涵盖了设计、生产、销售、配送及其他辅助活动,这些功能不同但又相互关联的生产活动就构成了一条能创造价值的生产链,即企业的价值链。企业既有内部的生产价值链,也有与其他供应商、制造商相关联的外部价值链。真正看到全球价值链缩影的成果则来自于Bruce Kogut(1985),他用价值增值的概念来分析企业的国际战略优势,他认为一个企业在全球的战略谋划过程就是价值链各功能环节的配置过程,企业在价值链的哪个环节上显现出优势,就说明企业的竞争优势就体现在此环节上。该理论为企业在全球生产网络中的布局及价值链的垂直分工提供了有效的指导。Gereffi(2001)完整的提出了“全球价值链”这一概念,这一概念的提出进一步解释了跨国公司的全球化生产布局,一件产品的价值链环节如设计、生产、组装等分布在不同的国家和地区,很难用产品最后的出口国来准确描述该产品的国别属性。全球价值链的提出也为学者们提供了一种研究生产活动在全球空间范围内布局的新方向。

关于全球价值链,联合国工业发展组织(UNIDO)对这一概念做出了如下的定义:全球价值链是指为了实现商品或服务价值而连接生产、销售、回收处理等过程的全球性跨企业网络组织,涉及从原料采购和运输,半成品和成品的生产和分销,直至最终消费和回收處理的整个过程,包括所有参与者和生产销售等活动的组织及其价值、利润分配。简单说,全球价值链是一种在全球范围内的生产活动,是全球性的价值链。参与其中的企业通过承担不同环节的功能,获取不同的利润。 二、全球价值链下的国际分工地位内涵

全球价值链是一种全球范围内的活动,众多的企业参与到价值链的不同环节,由于不同价值链环节的增值不同,企业因其所贡献的产品价值增值来分享贸易收益。因此,承担的环节不同,所获的贸易收益也不尽相同。企业都会倾向于选择增值高的环节,但限于要素禀赋、技术等条件的限制,只能利用比较优势参与价值链的合适环节,企业在国际分工中的地位也不同。如何通过一个国家或地区在全球价值链分工中所参与的环节来衡量其在国际分工中的地位,R.Koopman.et al(2010)从出口产品国内增加值视角来研究国际分工地位。出口产品国内增加值即国内贸易增加值,国内贸易增加值是指包含在出口产品中的国内成分,无论是进口原材料组装成半成品再出口,还是进口中间品生产出成品后再出口,包含在出口产品中的国内增值部分是出口国的贸易增加值。出口产品国内增加值越高,说明其在国际分工中的地位越高。增加值如何计算就成了衡量国际分工地位的关键。以单个产品iPhone手机为例,通过拆解并检验产品的所有零部件(如屏幕、塑料壳、芯片等)来分解出隐含在这一产品中的各国增加值。

基于全球价值链下的国际分工地位,可以通过出口产品国内增加值来衡量。一方面增加值的高低可以反映出一个国家或地区在全球价值链中所处的环节。国际分工地位越高,说明其出口产品国内增加值越高,即通过该国或地区所创造的附加价值高,该出口部门对经济增长的贡献也越大。反之,国际分工地位越低,说明其出口产品国内增加值越低,即通过该国或地区所创造的附加价值低,该出口部门对经济增长的贡献也越小;另一方面出口产品国内增加值越低,国际分工地位越低,说明该国或地区的出口主要靠中间品的加工组装,处于价值链的较低环节。出口产品国内附加值越高,国际分工地位越高,说明该国或地区的出口是建立在自主提供、自主能力的基础上。因此,基于全球价值链下的国际分工地位可以体现出一国或地区的贸易增长主要是靠外源还是内生。 三、苹果公司的全球价值链布局

苹果公司是美国的一家高科技公司,同时也是全球化产业链布局的典型企业。苹果公司充分利用全球化的资源,从而打造出了一个著名的全球化企业。苹果公司2017年的利润超过了430亿美元,占全球手机市场利润总和的70%以上。其主打产品iPhone手机2017年在全球的销量超过2亿部,而这超过2亿部的iPhone手机,有一半都产自中国的富士康。更准确的说,是中国的富士康通过组装来自200多个供应商的零部件而完成的。这几百个苹果设备的零部件来自于不同国家(或地区)的企业,产业链涉及美国、日本、韩国、中国台湾、中国内地等不同的国家和地区。在这个全球价值链环节中,手机设计、芯片设计和后端销售是价值链的核心环节,也是利润的制高点,苹果手机的设计由美国总部公司负责,芯片由美国高通公司提供,而品牌销售也主要由美国公司负责。制造环节主要在其他国家和地区,如日本的东芝、韩国的三星等,这些公司共同生产不同的零件,生产出的所有零件都运往中国的富士康进行组装。我们可以用一组数据更直观地说明苹果公司的全球价值链布局,以及中国富士康的组装业务能为苹果手机创造出多少附加值。按照一部iPhone 3Gs手机的成本来核算,总成本为178.96美元,所有原材料的总成本为172.46美元,组装成本为6.5美元,组装成本仅仅占总成本的3.6%。也就是说,一部1,000美元的iPhone,中国通过提供中间加工组装环节而获得的贸易增加值仅为36美元。可见,苹果公司掌控了苹果全球价值链的高利润环节。富士康虽然生产了全球一半的苹果手机,但只是参与了组装代工,处于全球价值链的低附加值环节。由此,根据该产品的国内贸易增加值来衡量国际分工地位,可知美国的贸易增加值较高,处于全球价值链国际分工的较高地位,而中国由于贸易增加值较低,处于全球价值链国际分工的低端。

虽然中国富士康组装苹果手机是苹果全球价值链的低端环节,但也是苹果无法替代的环节。美国总统特朗普曾提出让制造业重新回到美国,希望让苹果公司回美国开设工厂生产手机。但是,根据比较优势和要素禀赋的实际情况,短时间内“中国制造”仍然是不可改变的事实,“中国制造”也是苹果手机控制成本的关键因素。有机构测算,如果苹果手机的组装业务设在美国,那么单部手机的组装成本将从中国制造的4~10美元上升到30~40美元。由此可见,在苹果的全球价值链中,每个国家和地区由于参与的环节不同,所处的国际分工地位也不同。不过,这种国际分工地位也不是一成不变的,如何沿着全球价值链攀升到高附加值环节,就成为提高国际分工地位的关键。 四、结论

在贸易全球化及产业分工全球化的今天,各个国家都十分关注本国的产业在国际分工中的地位。全球价值链的进一步发展,也为国际分工地位的分析提供了一个新的方向。各国在国际分工中的地位不是依据贸易总量的大小来判定,在全球价值链下国际分工地位的高低可依据国内贸易增加值的高低来衡量。贸易的发展不再单纯追求量的增长,而是要注重质的提升。从苹果公司的全球价值链布局中可以看出,中国还处于产品国际分工的低端。

中国是一个贸易大国,根据世界贸易组织(WTO)统计的年度数据来看,2017年中国的贸易量居世界首位,制造业商品出口比例占93.7%,制造业商品进口比例占64.9%。制造业是中国外贸进出口的主要产业,但是加工制造环节仍处于全球价值链的低端,也就是说产品在国内的贸易增加值不高。为了提高中国在国际分工中的地位,就要改变传统的贸易发展模式,由“外向型”向“内生型”转变,重视科技人才的投入,自主創新,鼓励企业向产品的上下游环节拓展,从而延伸全球价值链在国内的环节,提高贸易增加值,实现由贸易大国向贸易强国的转变。

主要参考文献:

[1]周苇.苹果公司的全球价值链分工及其对中国经济的启示[J].中国市场,2016(37).

[2]黎峰.全球价值链下的国际分工地位:内涵及影响因素[J].国际经贸探索,2015(9).

[3]倪红福.全球价值链测度理论及应用研究新进展[J].中南财经政法大学学报,2018(3).

[4]王岚.融入全球价值链对中国制造业国际分工地位的影响[J].统计研究,2014(5).

上市公司资本结构优化研究

胡赛飞 李浩[提要] 我国经济步入新常态以来,对于经济金融极具敏感性的上市公司来说,要使自己在愈加严峻的经济形势下获得持续发展,则需要从自身内部的资本结构角度来着手。上市企业要生存发展,必须要有资金作为后盾,作为上市企业融资决策关键的资本

点击这里复制本文地址 以上内容由学禾论文工作室整理呈现,本站内容均由爬虫搜集,如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谢谢!